不就TM的毕业么

说实话,我刚开始想到的题目是毕业季,显然这是一个土得掉渣的题目,作为一个标题党,我义无反顾地将之换成了现在这个题目,本文的主线也由一个大老爷们的抒情变为一个80后对后现代主义无情地控诉。 以下叙述时间上有些错乱,忍着吧。

7月2日,天气晴

昨天,就在昨天,我把惨不忍睹的论文初稿改完了。闲着无聊我就想,这不是大四了么,这不是快要散伙了么,这不是最后一次和这些跟我一起搬进了HIT的高中同学在哈尔滨吹牛逼了么,于是,我兴冲冲地拿起N86开始群发,大家什么时候有时间啊,咱们一起去腐败吧。

有些同学说随便啊,随时都有时间;有些同学说6号以后吧,5号答辩;最出彩的是这位同学,他说,我只有6号有时间。 其实大家也知道,我为人很谦逊,就像三国杀里的陆逊,乐不思蜀和顺手牵羊我是根本不鸟的,灭哈哈哈哈。。。。OK,跑题了——于是我就开始反思,可能这位同学真的很忙。你看,平时我们基本上是见不到他的,就算见到了也是打个招呼一闪而过,我依稀记得上次吃饭的时候这位同学因为还有其他的事吃了一半就跑了,潇洒的背影,不带走一片云彩。

可能有些同学已经意识到了,我这是红果果的嫉妒,没错,这半年我都是坐在寝室无所事事闲得蛋疼,看见比我有正事的人就两眼喷火眼冒金星,可是这并不妨碍我像个正常人一样活着。我就是想,即使有这么一个人处处比我牛逼让我嫉妒得不行,我也不会觉得言不由衷地夸他几句是一件很掉价的事情;即使周围的人都是跟我智商明显差了不止一个档次的菜逼,我也不会觉得和他们吃顿饭是件很丢人的事情;即使我可以理所当然地进清华,我也不会觉得一不小心考砸进了HIT是他妈的一件一想起来就会死人的事情。

你看看,同样是被一2B给玩过的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捏?

我都开始嫉妒我自己了。

7月3日,据说下雨了

初步定在7号,想见的都能来,夫复何求。

下面是回忆录部分。

4月17日,早忘了

其实,在刚到北京实习的那个晚上我就想写了,题目都想好了,就叫《One Night in Beijing》。可惜,那一晚上情没留下多少,钱倒是留下不少,北医旁边这黑店宰人于无形啊,帝都威武。当我把在深圳晾了一个礼拜都没晾干的衣服拿出来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想在这座没有安全感的城市里面活下去还真需要这么一点点勇气。对此,没心没肺的LC同学表示只要有好吃的就一切OK。

X月X日,忘了

ZS同学领我去了一趟北京敏感词,敏感词的正前方是敏感词,右侧是敏感词,左侧是敏感词,我被夹在了敏感词中间,彻底敏感了一把。当然,当时我没这么说,一是敏感词周围全是便衣,说多了会被喝茶的,你也知道,经济危机,茶现在也贵了不少;二是我不习惯和女同学谈论政治。还有请我吃的那顿饭,谢谢。

不知道天安门周围有没有30块钱搞定一顿饭的地方。

上面那段是玩笑,估计你看不懂。

X月X日,还是忘了

中午和ZY同学腐败,下午逛了一圈,忘了是哪了,我只记得买了几盒火柴,转得我脚趾头都开始打架了;晚上继续腐败,YL、涛哥都被拉拢过来了,还好没有不识趣的人踢场子,善哉善哉。

还有就是ZY同学历尽千辛万苦,把我同学的事情当做自己的事情,帮祥子搞定这250导师,这是什么精神?白求恩精神啊,这要是不去腐败都对不起劳动人民。

恩,BlaBla这么多不是为了证明我多能煽情,而是为了证明,我记忆力很不错,我会记住,那些你们给予我的,我会加倍还给你们,而那些你从我手中夺去的,你懂得。

不就TM的毕业么,又不会怀孕。

4 Replies to “不就TM的毕业么”

  1. 话说这不毛之地不是每天收你5毛钱的吗?每天啥也不写干放这儿?说你财大气粗还不承认。

    还有,我们哪有你们腾讯那么牛叉的带宽,你第一篇日志里插那么多照片我们打开很卡的撒!

    最后测试一下你这儿有没敏感度这个说法:胡锦涛到此一游

    1. 插件出了点问题,考虑要不要备份重新来。
      以后图多我就直接写题目上了。
      敏感度暂时定义为零,如果没人通知我的话,至少我不会自我阉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