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cy(奇技淫巧)货品要不要

最近在看《纸牌屋》,虽说这是一部男人片,里面的两位女人却让我印象深刻——当然,因为我是女人,所以潜意识里明意识里都在寻找着范本来关照她们生存的模式,以反映我的建造。

一个是Claire。她长着一副凶悍的男人相,但在很多角度又有女性的柔美。她肩膀瘦削宽阔,双腿修长又有力。每天早上慢跑,一杯咖啡,自配三明治,转眼间就是9cm高跟鞋洋装上身。她骄傲的短发、欲说还休的态度、开放的婚姻、慈善的工作……她永远不乏各色追求者,却永远懂得拒绝。

另一个是Zoe。她野心勃勃,上翘的小鼻子像小鹿,美丽的臀部线条,呼之欲出的乳。她聪明、sense(直觉)好、独立、酷。她瘦瘦的,又有巨大的能量。她就像一只等待起身猎食的豹子,小小的蜷缩是为了舒展刹那的狂暴,狡黠、灵动、你永远猜不到她在想什么。

就是这样的女人们。说实话,身为女人,我从三五岁起就看不起这半边天。我入学早,同班的女孩子们一般大我一岁半,她们喜欢跳皮筋做手工。我个子矮、手指笨,因此烂漫的童年时光都是和男孩子们一同在操场草地里奔跑。我搞不清女人的世界,觉得复杂和八卦,我从小喜欢男生的世界,他们笨拙、傻缺、冲动,却充满了浓浓的情感。我从未想过出于“女权主义”的立场为社会贡献点什么new dimension(新维度)。也偶尔会怜悯那个被困顿于女性肉体里面的那个我的灵魂。也偶尔会为当今社会普适价值观中对女性的不正确引导扼腕,尤其是对关于“剩女”的讨论,尤其是对那一段不忍回首的时光。

女人,只是男人的一根肋骨。让步状语从句说到此刻,并不是自我贬损。女人不是一件货品。打扮得美丽,不是为了那个有权有势老男人的垂青;苗条了身材,不是为了在市场中夺人眼球。嫁得好,不是像选择股票一样徒求物质回报。女人虽然只是一根肋骨,却也该有自己的魂灵。从事的一切、放弃的一切、铸造的一切,都应该不仅仅是一个金丝雀彷徨的金笼子,而应该是一块几平米见方、不大、却属于自己的天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