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还是不禁?

  • 从历史决定论说起

手里有本挺有意思的书,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年7月出版的《历史决定论的贫困》(the Poverty of Historicism by Karl Popper),杜汝楫/邱仁宗 译。说它有意思是因为,本书全篇都在反驳马克思的历史决定论(historicism,有时候被译作历史主义),而这本书的序却由一位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教授来执笔,序言中充斥着浅薄粗鄙之见,该教授的口气又煞有介事,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咬了一大口锅包肉之后不小心瞥见了剩下的半只还在扑闪翅膀的苍蝇。

可是……等等,真的只有吃了苍蝇这么简单?出版社自扇耳光就是为了恶心读者吗?出版社当然不敢,读者可是衣食父母。那是为什么?

答案很简单:这么做是为了通过审查。

类似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部分图书和较早时期商务印书馆出版的部分图书,序里面无一例外的都要写明:出版本书的目的在于批评它,高举马列主义blahblahblahblah,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要就好了,实在忍不住,把序撕掉也未尝不可。

  • 举一反三?

首先呢,我们来欣赏几个片段: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二战前期和中期,日本旅团级以下步兵的战斗力在全世界都是数一数二的(为什么要说旅团级以下呢?因为那个时候日本的军政关系十分混乱,部队不听政客的,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不高兴了随时可以毙掉一批政府官员,然后让国内再选一批上去,这已经成为日本军队的传统了,队伍太大不好带谁都不听谁的,所以部队规模只能维持在旅团以下,人再多,就出事了)。

可是,再牛逼也牛逼不过我们的抗日群众——生化危机里只有Albert Wesker在最危险的时候才舍得用的躲子弹技能,我们的民兵随随便便就能耍几套出来,动作比广播体操还舒展。

这就是在微博上火了一阵子的雷人抗日战争剧,其实它们的出现也是相同的道理:导演并非品味独特,异或以恶心观众为乐,他们只是想捉弄一下广电总局而已。

所以,这些电视剧真的没有看起来这么肤浅,嘲笑它们会产生多少智商优越感呢?

维多利亚时代的礼教颇为严格,上至女皇下至寡妇规矩多如牛毛(台湾版的《跟自己调情:身体意向与性爱成长》中有一章专门描述了维多利亚时代的禁忌),但是这个时代还是为情色文学翻开了崭新的一页——描写的露骨尺度简直……不说了,好奇的话自行google去吧——最严厉的管制遭遇了最强势的反弹,这是巧合吗?

多说一句:上次看见金瓶梅插图本上下两册一共40RMB,真心不贵。

课间quiz:列举出和维多利亚时代相关的 一部代表作 和 另一部代表作 ?

“英国最端庄、禁欲的维多利亚时代,造就了最败德、淫秽的色情小说。”(The Pearl)

  • 谁有资格决定品味低俗与否?

俗点也没有什么不好,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东西基本上都是无伤大雅的,比如耳光乐队唱的:“12秒那不是你那他妈是猪啊~~”。嗯,好喜欢。

  • 重头戏:各式各样的cult电影

由于本博读者卧虎藏龙,加上博主对本次元实在是不了解没有发言权,只好找了一个链接:【最毁三观的B级片】之“我心目中的TOP10”,祝各位减肥愉快。

综上,对于文化来说,禁或者不禁效果是一样的,只不过后者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笑话而已。

  • 思考题:

我们能否将GreatFirewall积极地理解为:其目的是曲线拯救中国互联网——因为如果没有了GFW,中国可能无法接入互联网?这个例子与上述例子有什么不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