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人的情操

那日铺画一年之后,两年之后,四年之后,和九年之后的职业生活。后来逐渐谈到,是选择职业A,还是职业B。虽然两项职业都是充满“铜臭之气”,然而还是有些许不同,可能A尚在金钱之余一现纯真,而B就是纯纯粹粹使铜臭者更为铜臭的数字美学了。

竟然想到寿司之神小野二郎,当然也是因为回忆起那部电影。做寿司的职人,大多时刻自然是服侍于支付得起上千级人民币食家的胃口,想必也不会做个背景调查判断其人品商品职品之几何云云;相反,拒人于门外的是愿不愿掏银子和能不能预上约了。但小野二郎先生可能并不为“食客可能是坏蛋”这件事苦恼,可能他最在意的仅是自己惊为天人的好活儿能不能不被舌头和心糟蹋。

所以,从小野二郎的职人哲学来讲,为谁“打工”出活儿或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技艺有没有得到充分的尊重。可是,为什么(曾经,或者将来)夜深人静为资本家工作的我就是这么的深感愤怒呢?

或许,小野二郎喂错了人,也就仅仅是喂错了人而已,该坏人食客还是会饿,想念二郎的寿司,也必须再度付钱、再度预约;而我们呢?为坏人资本家(当然,不是说资本家全然是坏的)铺了路,找了门路,上了市,筹了资之后,又给他们这个世界多一点残酷的假象,助长了他们趾高气扬的土豪气质,真是让夜深人静的自我,陷入无尽的纠结与终极的虚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