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一名交易律师

身为一名交易律师,我有我自己的骄傲,也有自己的不堪。

骄傲的,是那一份份制作精美,很ging着的法律文件。无论是那些herein/therein之类的古词,抑或是新合同时代recital里面whereas后优美的辞藻,工整的defined terms,排列着一个个字字珠玑、环环相扣的概念;又想着这些交易文件们是怎样一个个从term sheet里跳脱而出,被聪明的律师起草人一个个转换成条、款、项、目,再在底稿上大大地划去一道线注明“check”,再升腾而出,成为他骄傲的新生儿心血结晶,或是他刚刚准备的一笼刚刚出锅的热气腾腾的点心。骄傲的,也是律师对任何可以谷歌百度的问题全然不怕。交换着使用不同的语言和引擎进行搜索,迅速地进入某一细小领域,收集资料、寻觅路径、总结攻略,领略日益细小的知识但不失精美的体系。操作着攻坚不破的三段论,出具着一个个模样类似的法律意见,写着一个个知乎答案一样、只是更死板冷面的备忘录。

不堪的,就是我猜大多数交易律师会有的强迫症。即使知道邮件的附件都对,该检查的重命名部分也都检查完毕了,文件名称和实际内容也都一致了,发送的版本真真是最新的版本,但也会在临按发送键前再一个个打开再审阅一通,甚至……两通、三通。客户未必会赏识这样精密复杂的文稿,未必会赏识这样近乎无用的谨慎。和客户沟通时,要把这些美丽精确的设定打散,用大俗话沟通交流,方能对其中精妙做一个浅层次的概括。这样也是非常公平。律师永远是要为交易服务。交易活,则文件活,交易死,则文件死,交易变,则文件变。客户修改交易、杀死交易大多数情况是律师所无法左右的,律师固执地坚守己见只会被客户看作是死板古旧,在商业社会中为大大的异类。

不堪的,也是大多数交易律师或许有的疲惫,和被细节与琐碎事项的烦扰。起草一份文件或许并不要太久,然而来来回回沟通、confirm的时间却可能会花很久。不堪的,也是大多数律师手头里出去的几亿元、几十亿美元的项目,最终落律师手里也就三四十万软妹币。对比这差距大大是不能的,说到死,律师是贡献虚无服务的非实业家,和那些做实业的进账家是不能比的……然而,第一线的实业执业者,埋藏在恶劣的工厂环境中,机器流水线的创造产线旁,烈日高处安全帽之下……不公平的,怎样比较都是不公平。已经选择的,就是我已然选择、不会轻易改变、不要再去质疑的,职人之路、职业之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