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神學、法學和科學的理路』

一般人認為神學家必須有宗教信仰,其實不一定。神學家是法學家的父親,科學家的祖父。三者都是要製造假說,證明現存材料的背後存在邏輯一致的大統一基本理論。

如果你用柏拉圖的理論或者任何工具,證明基督教的所有材料存在本質的一致性,你就是合格的基督教神學家。如果你企圖證明所有習慣法存在內在的一致性,而且能夠發明出一套自圓其說的理論,那你就是一個法學家,但你的法學理論並不是法律本身,也並不保證法學家自己不會犯法。如果你企圖證明所有星球或所有疾病存在內在的關係,而且也發明了一套振振有詞的理論,你就是天文學家或生物學家。

歷史發展的順序是從神學到法學,從法學到科學。最困難的步驟不是具體內容的證實或証偽,而是你如何確定看似矛盾的各種材料為什麼一定存在本質的一致性?大多數原始人都認為世界本來就是混亂的,根本沒有什麼統一規律。顯然,規律的存在本身就是信仰問題⋯⋯

神學、法學和科學從性質上講都是信仰,但神學家、法學家和科學家從技術上講完全可能對自己發明的理論毫無信仰或擱置信仰。這種情況就像律師明知被告有罪,仍然可以根據檢察官掌握的同樣證據,發明一套不同於檢察官的解釋體系,使外行陪審員無法判斷,兩種解釋孰優孰劣。韋伯所謂價值中立,就是這個。

查看原文

我们从不正视那个问题

大家注意,这个征婚启事是admin写的,不是Liupangzi写的,希望各位小姑娘明察。

我要写一份征婚启事。

其实这并不是我理想中的方式,两个人仅凭这种传统媒介来认识对方的话有点困难,更何况是相爱,再说,就算这玩意真的很靠谱,我也不习惯征婚条件上面的口气,我没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别人,下面写的姑且共勉吧,另外,我觉得我的性取向暂时不会变,所以你应该是个挺可爱的女孩子,为了让我看起来更亲近一些,暂且换成第二人称吧。

咱们先把比较俗的几点讲清楚吧,因为结婚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情,还有众口难调的亲友团们。

首先说年龄吧。说实话这个不是很重要,只要生活的经历差不多,想法差不多,两个人会很容易相处的,只不过年龄相仿的人的经历大多都是相似的罢了。所以,如果你大我两三岁,要么是你的心态足够年轻,要么就是我的心态十分成熟——无论怎么看,都不会有人吃亏的。至于爱情让82岁的老大爷娶了28岁的大姐这个传说,当成一个笑话看吧。

其次,你不应该是一个美女。我知道我自己不高不帅还没钱,所以找一个美女在会让别人误以为我是一个暴发户,我不是对暴发户有偏见,而是说维持一个美女的日常开销至少需要一个暴发户才能搞定,况且我还算不上是暴发户对不对,而且,就算我撞到狗屎运刚巧碰到了一个不在乎我不高不帅还没钱的美女,我也不会就范的——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说的就是这个,你看,有自知之明算是优点吧。当然,这也不意味着你可以长得很离谱,毕竟如果我晚上做噩梦被吓了一跳然后睁开眼睛又被你吓了一跳就不好办了对不对,换谁都不一定能受得了,要体谅你的夫君好吧。

上面的说完,就应该轻松不少了,先说几个不疼不痒的话题调节一下气氛吧。

首先,我认为即使结婚之后两个人也没有权利去了解对方的一切,除非某个人愿意自愿和盘托出,当你不想跟我说某件事情但是我却穷追不舍的时候,你可以说给老娘滚远点现在不想看见你死胖子——但是你不可以对我撒谎,善意的恶意的都不行;

其次,生活本身就是无聊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如果某天我心情不好瞪了你一眼,你可以当时就反瞪回来两眼,但是你要是忍到我心情好的时候可以连着瞪我十眼,如果你不累的话。当然啦,这只是个比方,我怎么会忍心让你连着瞪我十眼呢。。。。~>_<~

然后,你最好别是一个党员。当然了,如果你一时犯糊涂不小心上了贼船,我也会提醒你积极点去交党费的,现在这个社会,人可以没有信仰,但不能没有信誉。

最后,你要知道,还有很多根本想象不到的糟烂事会发生在你的周围,我觉得咱们合力应该可以搞得定,这么说不是因为我一个人拿不下来,而是说两个人一起玩才有意思,至于我们两个人都搞不定的事情,那就是不需要搞定的事情。

你看,这么一说,我觉得你愈发可爱了。

我始终相信,在未来的某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一个小丫头会毫无征兆地闯入我的生活,然后又在不经意间闯入我的心中,最后,再也闯不出去。

她应该就是你吧。

我把征婚启事写成了情书。

感谢麦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