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电光火石间居然能想这么多

昨天下午从DMV回来的路上跟朋友聊电话。突然觉得举着电话特别的累,于是跟朋友说你等我一下,我把耳机掏出来跟你唠。朋友说好,我就开始掏耳机。由于包里面放着所有能证明我身份的东东,就突然想到,如果被抢了怎么办,又转念,这大白天的应该不会遇到强盗或者小偷之类的吧,又联想到据我自己所知只有一次被偷过东西未遂,那就是在三亚我住的宾馆的后身儿,那天我背着书包刀后面想去买个鸡蛋汉堡再来俩烤生蚝(咽了口吐沫),小偷来来回回走了好几次,终于把魔爪伸向了我的书包,但是被我发现,我回头把他吓跑。然后琢磨真是好久没去三亚了,在那儿玩儿的可真high,还见到了范玮琪阿牛刘德华什么的,那是我这辈子离明星最近的时候,差不多就两米吧,可惜我天生不追星。不知道那些日子啥时候能再有了。突然就对出国有一种深深的厌倦和懊悔,真是骑虎难下。想想野茄跟我说的小学同学在家里面上班每个月90%工资都能攒下来(虽然不知道她咋搞的,窝也是上过两年班的人,除了取不出来的公积金连个渣渣都没剩,所以我的宝贝公积金一直被我视为不动产)每年还能最少出去玩两次,虽然人挤着人,但玩儿的high不high毕竟不是由去的地方好不好而是由被压抑了多久以及压抑到啥程度决定的,所以我目测她玩儿得应该很high(窝这个坏蛋)。然后就想到,矮马,我居然羡慕上曾经的自己了。(窝是不会羡慕别人的)于是憧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什么都放下,痛痛快快旅游几次呢(对,在“一次”都没影儿的情况下,我憧憬的是“几次”,为我自己乐观的人生态度点100个赞)。就在这时,说时迟那时快,我内心的旁白对内心的独白说:“你家就在洛杉矶,你旅你妹的游啊。”“可是我想出去玩儿啊,谁喜欢在家玩儿啊?”“头半年拖了条瘸腿还天南地北地跑了5个州不知道多少个城市,那不是你啊?” 咦?对哈~下周还要去开辟一个新大州,紧接着是皇家加勒比cruise之旅,然后阿拉斯加看极光。。。好开心哇。。。不过又一想,怎么有这么多开心的事情,竟然还是觉得自己有辣么一点的忧伤呢?总结了一下,人,终究是不会满足的吧。没时间的时候渴望有时间,有了时间渴望既能在家懒洋洋地放松又能出去痛快快地看世界,都满足了之后又要求同行,有同行后可能还会觉得人少不尽兴,等人真的多了又会觉得吵闹吧~这,不就是我们嘛~终于我掏出了耳机,戴好,跟朋友说:我跟你说,我刚才取耳机这一会儿想了很多呢。朋友问我都想啥了,我说我想去韩国日本玩儿一圈儿,朋友说:好哒,等去完阿拉斯加咱就走起~~我开心地笑了。因为好像不管怎么样,大家都傻乎乎地爱着彼此和这个世界。

what-i-thought

 

大家新年快乐!

夜半,呆着没事儿干

仿佛自从离开高中后就没再提笔认真描述点什么了。其实总是希望找一个地方能够让自己安安静静地自说自话述说一些心事。心事这个东西最奇怪了,你想把它写下来,但是你又不想让别人洞察到,那么又为什么有这么强烈的欲望去表达呢?是因为生活太乱,需要一个梳理,需要一些总结。就像上学的时候记笔记一样,把每一条都写下来,复习的时候一看便知原来是这么这么一回事。可能是因为繁忙,可能是因为微博、校内的出现,说心里话变成了一种大家都不愿意做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每当语意略显真诚就会马上追加一些或戏谑或自嘲或炫耀的话。大家说话越来越隐晦,大多时候都是不知所云。再加上一句“你懂的”,就更不明白了。感觉语言有种要发展回古文的趋势,只是没有古文那么有品。可能我们这一代会见证汉语言从繁冗复杂到清丽淡雅到俗不可耐的变更过程。

话扯远了,说到总想找个地方自说自话,刘超弄的这个地方真不错,简单而且小众。当我心情激动义愤填膺地打开word文档准备写下这些年一并积攒的措辞种种的时候,本以为到嘴边儿的话会迫不及待喷薄而出,结果是敲敲脑袋瓜,里面都快有回音了。居然无语了。什么都想说一说,又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起。

想想现在的世界,4年前或者7年前的自己肯定是打死都想不到的。脑子里全是问号,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HOW? WHEN? 我还清楚记得,高中的时候仅有的几次去网吧上网的经历好像还是因为在感情上不太顺利,想就势堕落一下,什么也不想,就直勾勾地盯着电脑屏幕狂按鼠标。在那时候,网络跟手机都不是必需品。再看现在,一个人可以没朋友、没工作、没饭吃,但就是不能没有网络。有一天爸爸给我打电话问怎么打开QQ游戏,我心里居然油然生出一股艳羡之情,心想如果我还停留在他那个状态,肯定会有更多的时间去做自己想做,应该做的事情。还有一次,跟楼下的伦敦老大爷打招呼的时候顺嘴问句今天干什么了,他说spent all day long in front of the filthy, disgusting, the most evil invention ever—the computer. 看那架势就像电脑掘了他家祖坟一样。我心寻思了,你知道不好还用,用完还骂人家,不是犯贱是什么。但是我没说,因为我觉得自己好像也是这样。所以刻意避开使用电脑一阵子。果然时间变得很慢,事情也发生得很有条理。后来,校内啊,微博啊,什么的出现了。于是我们进入了全民皆娼的时代。什么娼呢?那就是attention whore. 所有的人都使足了劲儿往自家招揽生意,求粉啊,求踩啊,求访问啊。给自己搞得相当下贱。估计老祖宗看到我们一个个如此没骨气,为的是区区众人的侧眼一瞥,都会愤愤地啐一口,说:老子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其实有些人确实因此赚到钱了。比如说网络红人,网络推手,网站老板之类的。但大多数人赚到的是一些或茫然或不屑的眼球,亏掉的是大把大把的青春。其实大家不只是想在别人面前炫耀一下自己过得有多好,多丰富多彩,而是想告知别人自己过得比你好,比你丰富多彩。但是在这样做的同时,似乎没有意识到,没有人会低头承认过得没你好,没你丰富多彩,就算口头上奉承你的,多半心里都是在看你的笑话,看你还能得瑟几天。因为如果他要真觉得你过得好,他也会亦步亦趋地去过那种生活。但你发现谁因为你的生活而改变自己的路线的么?没有。所以你在别人的眼里只是除他以外的世界里的一个子集,打发时间用的。求attention却不知所有人的attention都只在他自己身上,哪有功夫真正搭理你。大多数人在浪费宝贵的时间向外招摇的时候,真该向内走入自己的心里好好思考思考,窥探一下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人,对生活有何所求。如果想完之后你说:我毕生所求就是别人的注意。那请问10年前,没有网络大家还都谦虚的年代,你一直都是行尸走肉么?

写着写着就饿了,应该弄点儿吃的,然后关电脑去看刚买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