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 YaMP-0.1 Released @2010-12-20

YaMP, which is short for Yet another Monitor Platform, is a platform used for monitoring the whole system’s status. YaMP is written in shell scripts.

Legend:

! Security related bugfix or otherwise critical bugfix

+ New feature or important bugfix

– Bugfixes

0.1 (2010-12-20)

+ Add : Serveral modules, such as DB, Webapps, Services, etc.

+ Add : Full back-up for MySQL with serveral tables, once per day.

– Bug Fixed : Ignore stdout.log when it is NULL.

Beta 1 (2010-10-17)

– First beta, implement several features with shell scripts.

(Download Missing)

@虫鸣:《身将腐朽,其爱不渝》

我觉得我真的不适合看言情小说。

LT同学你要对此负全责,我是看了你的推荐才买的。

1分,只为那句推荐——“那天的天气跟今天一样晴朗,你穿着短裙,到了山里冷得发抖,可是真的很漂亮。那时我才知道——性格如男孩子一般洒脱的你,明明晓得要爬山,却穿着短裙——我就知道你心里有爱的人了。”

爱国斗士与民主流氓

很早就想写一篇了,无奈想不出比较惊艳的题目。

昨晚刚好赶上罗永浩在微博上大战群鳖,正在一群爱国斗士被挑逗的高潮迭起欲罢不能之时,那胖子说准备洗洗睡了,于是这帮没玩爽的猴子们就把怨气发泄到了我们这群无辜观众的身上,从小我妈就告诉我不要看热闹,没办法,我就是不听,今天终于吃到苦头了,活该。今天的晚饭我又在韩国烧烤点了一份茄子照烧饭,非常好吃,强烈推荐一下,不过作为一名中国人,晚饭居然吃了韩国风味的茄子,我真他妈给中国人丢脸,我有罪。

回到正题,抛开其他的因素不谈,我觉得这群爱国斗士们在现实生活中也应该是很善良的,他们可能被迫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来维持生计,他们可能还在为房子的首付没日没夜的加班,他们可能还在为买哪个牌子的奶粉纠结不已——不好意思,我知道得太多了——正当他们想上一会网放松一下的时候却看到了我这个大汉奸卖国贼,他们所受到的教育和身处的环境理所当然地告诉他们不能放过这混蛋,人人得而诛之。

只是,善良并不是无知的资本,小时候我们都被告知要看书要学习,但是从来就没有人告诉过我:看书是为了更加独立地思考,讽刺的是,这件事的口口相传本身也不是独立思考得出的结果。加上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鬼知道),爱国斗士恰巧也是灰常自信的,自信到有时我自己都感到很无奈。我曾经很绝望的想过,除非八国联军再来一次,否则生活在这个好好装B天天意淫的国家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2009年国庆节那一阵子,一个口号在网上悄然流行开来——台湾,你妈60大寿,叫你回家吃饭。就因为这一句,一群爱国斗士打了鸡血一样盖着N层高的回复,蝗虫一样扫过一个又一个论坛,殊不知那面中华民国都成立97年(98年,感谢X夫)了,到了2012年(应为2011年,继续感谢X夫)人家100岁的时候要是请你们回去祝寿,情何以堪啊?这群人叫嚣着国母是宋祖英却想不起来国父是孙中山,每到9月18号才能想起来日本侵华却不知道淞沪抗战和飞虎队,就这样,无知并自信着,傻逼并快乐着。

其实对待自己人,爱国斗士们的态度还是不错的,君不见只要谈到日本人,各个血脉喷张,誓与日本人死磕到底——有说不买日本汽车的,有说打日本老子捐一条命的,更有甚者,说从此以后只在BT上下无码毛片,拖垮日本色情业的——好像他妈的之前你买过正版的一样。我就奇怪了,为什么上一辈人犯下的罪行,一定要这一辈日本人来还呢?果然当年的鬼子是罪恶滔天啊,搞得这一辈中国人都不消停,高,实在是高。

就在这群爱国斗士自顾自地傻逼之时,网上慢慢地出现了这群人的克星——实际上,喜欢和混蛋死磕的往往不是蜘蛛侠奥特曼,而是另外一群混蛋,所以我对自己说,别抱太大的期望。

我勒个去,还真是啊。

这群民主流氓与爱国斗士相比,战斗力都不是一个层次的。最主要的就是,我们实力上的的差距缩小了,我敢说爱国斗士很大一部分是由于无知,但是民主流氓们在知识储备和扯淡的兼容性上面做的是非常好的——我要是说到美国的偷渡,这帮混蛋都能扯到宪法第三十六修正案上去,我可没心情因为跟你们吵一架特意看一遍美国宪法,于是民主流氓们完胜。

其实民主流氓们缺的不是常识,而是正常人的逻辑。比如,今天中午流氓们想吃大米饭,但是刚好没有做,只有馒头烧饼绿豆粥,于是流氓们愤怒了,认为这是对他们人权的侵犯,为了表示抗议,转而到厕所去吃屎了,一边吃屎还一边对吃馒头的人唠唠叨叨振振有词,不忘记恶心别人一下。

上次,bullock.cn上写出了一篇文章,鲁迅确实该“滚蛋”了,我在下面留言说鲁迅确实不如胡适,于是招来一堆喷子,说鲁迅的东西跟同时代的任何人都有的比,不是同时代,是同地球的任何时代任何人都可以比,还问我是不是喜欢郭沫若啊,他是走狗文人你不知道吧?你喜欢张爱玲是不是啊?你懂爱情吗?云云。靠,做学问比不过钱钟书,玩政治比不过胡适之,怎么一夜之间就成了全球最牛逼了?郭沫若那点事还用得着你来说么?鬼子来了还不能谈恋爱了?差点被你丫唬住。还有一个最牛逼的,非说我是五毛——我终于开始理解那些毛左被人污蔑为五毛时的心情了。

看着不爽可以不看——这就是这帮流氓的逻辑,听起来很有道理,关键是,不看一遍我怎么知道这玩意这么烂?我要是有左粪那么傻逼那么自信,早就喷死你们了。

我们从不正视那个问题

大家注意,这个征婚启事是admin写的,不是Liupangzi写的,希望各位小姑娘明察。

我要写一份征婚启事。

其实这并不是我理想中的方式,两个人仅凭这种传统媒介来认识对方的话有点困难,更何况是相爱,再说,就算这玩意真的很靠谱,我也不习惯征婚条件上面的口气,我没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别人,下面写的姑且共勉吧,另外,我觉得我的性取向暂时不会变,所以你应该是个挺可爱的女孩子,为了让我看起来更亲近一些,暂且换成第二人称吧。

咱们先把比较俗的几点讲清楚吧,因为结婚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情,还有众口难调的亲友团们。

首先说年龄吧。说实话这个不是很重要,只要生活的经历差不多,想法差不多,两个人会很容易相处的,只不过年龄相仿的人的经历大多都是相似的罢了。所以,如果你大我两三岁,要么是你的心态足够年轻,要么就是我的心态十分成熟——无论怎么看,都不会有人吃亏的。至于爱情让82岁的老大爷娶了28岁的大姐这个传说,当成一个笑话看吧。

其次,你不应该是一个美女。我知道我自己不高不帅还没钱,所以找一个美女在会让别人误以为我是一个暴发户,我不是对暴发户有偏见,而是说维持一个美女的日常开销至少需要一个暴发户才能搞定,况且我还算不上是暴发户对不对,而且,就算我撞到狗屎运刚巧碰到了一个不在乎我不高不帅还没钱的美女,我也不会就范的——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说的就是这个,你看,有自知之明算是优点吧。当然,这也不意味着你可以长得很离谱,毕竟如果我晚上做噩梦被吓了一跳然后睁开眼睛又被你吓了一跳就不好办了对不对,换谁都不一定能受得了,要体谅你的夫君好吧。

上面的说完,就应该轻松不少了,先说几个不疼不痒的话题调节一下气氛吧。

首先,我认为即使结婚之后两个人也没有权利去了解对方的一切,除非某个人愿意自愿和盘托出,当你不想跟我说某件事情但是我却穷追不舍的时候,你可以说给老娘滚远点现在不想看见你死胖子——但是你不可以对我撒谎,善意的恶意的都不行;

其次,生活本身就是无聊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如果某天我心情不好瞪了你一眼,你可以当时就反瞪回来两眼,但是你要是忍到我心情好的时候可以连着瞪我十眼,如果你不累的话。当然啦,这只是个比方,我怎么会忍心让你连着瞪我十眼呢。。。。~>_<~

然后,你最好别是一个党员。当然了,如果你一时犯糊涂不小心上了贼船,我也会提醒你积极点去交党费的,现在这个社会,人可以没有信仰,但不能没有信誉。

最后,你要知道,还有很多根本想象不到的糟烂事会发生在你的周围,我觉得咱们合力应该可以搞得定,这么说不是因为我一个人拿不下来,而是说两个人一起玩才有意思,至于我们两个人都搞不定的事情,那就是不需要搞定的事情。

你看,这么一说,我觉得你愈发可爱了。

我始终相信,在未来的某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一个小丫头会毫无征兆地闯入我的生活,然后又在不经意间闯入我的心中,最后,再也闯不出去。

她应该就是你吧。

我把征婚启事写成了情书。

感谢麦兜。

悟空的电视剧推荐之《自恋刑警》

想必大家都发现了我们这个世界充斥着影评,书评,乐评。当然我想不通他们存在的理由。就像小时候作文课上写的读后感,没人愿意看,包括自己。

比如推荐一部电影,“很好看”三个字足够了吧?分析剧情,人物,床戏什么的有够无聊,我不会自己看么?

再说一下我个人喜欢的电视剧符合的几个条件吧:剧情轻快紧凑;男主角长得不能太丑(AV里的那些长着阴茎的家伙,算是男主角么?);配乐要好到让人叫出来;每集都会出现让人想摘抄到小本子上的经典台词。《自恋刑警》这几点都做得很棒,尤其是美妙的台词很多,比如“女性在短信中的认真度就是 行数x表情文字/回信时间x100得出来的 ”,“不出门的话,当然不会被车撞死。联谊也是”,以及那句神奇的你日后一定用的着的“爱情急急如律令”。(字幕推荐人人)

呃,对了,还有一点比较关键的是:

这部剧集每集的女主角都是在太可爱了。反正每集的女主人公一出场,我都会产生结婚的冲动。对,也包括第三集的女主角。我的女性朋友们,你们难道不想知道让男生一看到就心动得想求婚的敌人们都长得什么样子么?

截止写本文为止,《自》出到第四集。优酷观看地址:摸我

ps:每集都会有一个爱情教授教宅男们如何谈恋爱,这一点我们还是留在悟空两性专栏里再谈吧。

公正——该如何做是好?(1)

内容介绍:

这是关于道德与政治哲学的一个入门系列课程,主要是围绕哈佛大学迈克尔?桑德尔(Michael J. Sandel)教授法学系列课程《公正:该如何做是好?》展开评议。

本课程共12部分,旨在引导观众一起评判性思考关于公正、平等、民主与公民权利的一些基本问题。每周,超过1000位学生来听哈佛教授兼作家迈克尔·桑德尔的课,以拓展他们对于政治与道德哲学的认知理解,探究固有观念是与非。学生们同时还将接触过去一些伟大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康德、密尔、洛克。然后,应用课程去分析复杂多变的现代问题:赞助性措施、同性婚姻、爱国主义、忠诚度与人权等。

桑德尔在教学中通过一些假设或真实案例的描述,置学生于伦理两难困境中,然后要他们做出决定:“该如何做是好?”他鼓励学生站出来为自己的观点辩护,这通常激发生动而幽默的课堂辩论。桑德尔然后围绕伦理问题展开,更深层次地触及不同道德选择背后的假设。这种教学法通常会揭示道德推论的矛盾本质。

这篇是以上课程的笔记,结构零碎,不成体系,权当备忘。

第一课 The Moral Side of Murder(谋杀的道德侧面)

“假设你现在是一辆有轨电车的司机,而你的电车正在铁轨上以每小时60英里的速度疾驶,在铁轨末端,你发现有五个工人在铁轨上工作,你尽力想停下电车,但是你做不到,电车的刹车失灵了。你觉得十分绝望,因为你知道如果你就这样撞向这5个工人,他们必死无疑,假设你很清楚这一点。正当你感到无助的时候,你突然发现,就在右侧,另一根铁轨的尽头,只有一个工人在那里工作,你的方向盘没有失灵,只要你愿意,你可以让电车转向到那条分叉铁轨上,撞死一个工人却因此救了另外5个人。那么我们的第一个问题就来了: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才对?”

上面这个例子是这堂课的引子,台下的大多数人选择了向一个人撞去,理由是源于数量上的比较——如果一个问题带来的后果是撞死一个人,那就没有必要去撞死五个。

我们先把生命的价值能否用量值来衡量放在一旁,假定五个人的生命确实比一个人要重要,而这六人当中也没有司机认识的人,那么,台底下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几乎都会支持司机撞向那个落单的兄弟的,因为这个时候司机只有两个选择,而驱使他做出选择的原因只有一个:五大于一。

之后,Michael Sandel又玩了一个花样:如果此时你不是司机,但是你可以把站在桥上的胖子(我想起了一句话:不要总是欺负胖子,关键时刻他们会救你一命,配图是一个胖子被落在了同伙的后面,再后面就是一只饿疯了的狗熊)推下去来让电车停下来,铁轨上的人不会被撞到,当然,这个胖子会不可避免地挂掉。此时,你会怎么做?

显然这次大家不干了,MD这不是谋杀么?Michael嘿嘿一笑,既然都是死了一个来救另外五个,为什么大家的选择就不一样了呢?大家伙倒吸一口凉气,TMD原来被这厮给耍了。

有一个哥们提出了一个关于选择的观点,很不错嘛,观点新颖,论点到位,但是说的不是很详细,所以呢,喝口明前龙井,清清嗓子,叼根软中华,我再补充几点:

1.前文暗示了这里面有一个选择权的问题。在电车轨道上待着却不注意来往的电车,可以视为放弃了生存的权利,这样,在必要的情况下,其他人可以替这些英勇的大哥们做出选择。

2.桥上这个倒霉的胖子则不一样,他自己没有放弃生存的权利,那么别人就没有资格去剥夺,那胖子又不是在天朝。

3.再后来,Michael又举了一个“五个濒临死亡的病人和一个倒霉的扫地老大爷”的故事,大同小异,稍微有点区别的地方就是,在最后的例子中,那个病人已然没有了生存的权利,但是他在意识清醒的时候仍然拥有选择死亡方式的权利,所以做掉他一个来把身上的器官捐给另外五个人的做法也是不妥的。

在这门课的最后,Michael终于说到了举这么几个蹩脚的例子的最终目的,就是把Jeremy Bentham和Immanuel Kant这两个祖师爷请出来,顺便提下要讲的Consequentialist(结果论)和Categorical(绝对道德)。

下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