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岳:《我爱问连岳(II)》

我爱问连岳(II)
我爱问连岳(II)

看完了《我爱问连岳(II)》,于是地球上又多了一位爱情专家,LT你颤抖了么?鉴于我爱问连岳(I)给哥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以及爱情观带来的震撼影响,考虑到我爱问连岳(II)仍然有不少振聋发聩的回复(主要是来信比较震撼)和一些新颖的比喻,8分。

PS:不准备接着看《我爱问连岳(III)》了,一休哥都说了,休息,休息一会——哥要是真看上瘾了去当专栏作家,连岳就该喝西北风去了。

看图说话之毕业[图多慎入]

主要是手机里面的照片。随时更新吧,直到有机会再写新的BLOG为止。


从那倒霉的宿舍窗户望出去,就是这样。

书并没有想象中好卖,所以这张照片的主角是一个销魂的影子和一双更销魂的鞋。

这就是我们卖书的动力。

2区转了一圈,跟四年前没法比啊,感谢王校长。

刚好赶上罗永浩在哈尔滨的签名售书。

这个只是一个开始。

90周年校庆。

这图书馆设计得实在是。。。

各种背影。

不就TM的毕业么

说实话,我刚开始想到的题目是毕业季,显然这是一个土得掉渣的题目,作为一个标题党,我义无反顾地将之换成了现在这个题目,本文的主线也由一个大老爷们的抒情变为一个80后对后现代主义无情地控诉。 以下叙述时间上有些错乱,忍着吧。

7月2日,天气晴

昨天,就在昨天,我把惨不忍睹的论文初稿改完了。闲着无聊我就想,这不是大四了么,这不是快要散伙了么,这不是最后一次和这些跟我一起搬进了HIT的高中同学在哈尔滨吹牛逼了么,于是,我兴冲冲地拿起N86开始群发,大家什么时候有时间啊,咱们一起去腐败吧。

有些同学说随便啊,随时都有时间;有些同学说6号以后吧,5号答辩;最出彩的是这位同学,他说,我只有6号有时间。 其实大家也知道,我为人很谦逊,就像三国杀里的陆逊,乐不思蜀和顺手牵羊我是根本不鸟的,灭哈哈哈哈。。。。OK,跑题了——于是我就开始反思,可能这位同学真的很忙。你看,平时我们基本上是见不到他的,就算见到了也是打个招呼一闪而过,我依稀记得上次吃饭的时候这位同学因为还有其他的事吃了一半就跑了,潇洒的背影,不带走一片云彩。

可能有些同学已经意识到了,我这是红果果的嫉妒,没错,这半年我都是坐在寝室无所事事闲得蛋疼,看见比我有正事的人就两眼喷火眼冒金星,可是这并不妨碍我像个正常人一样活着。我就是想,即使有这么一个人处处比我牛逼让我嫉妒得不行,我也不会觉得言不由衷地夸他几句是一件很掉价的事情;即使周围的人都是跟我智商明显差了不止一个档次的菜逼,我也不会觉得和他们吃顿饭是件很丢人的事情;即使我可以理所当然地进清华,我也不会觉得一不小心考砸进了HIT是他妈的一件一想起来就会死人的事情。

你看看,同样是被一2B给玩过的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捏?

我都开始嫉妒我自己了。

7月3日,据说下雨了

初步定在7号,想见的都能来,夫复何求。

下面是回忆录部分。

4月17日,早忘了

其实,在刚到北京实习的那个晚上我就想写了,题目都想好了,就叫《One Night in Beijing》。可惜,那一晚上情没留下多少,钱倒是留下不少,北医旁边这黑店宰人于无形啊,帝都威武。当我把在深圳晾了一个礼拜都没晾干的衣服拿出来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想在这座没有安全感的城市里面活下去还真需要这么一点点勇气。对此,没心没肺的LC同学表示只要有好吃的就一切OK。

X月X日,忘了

ZS同学领我去了一趟北京敏感词,敏感词的正前方是敏感词,右侧是敏感词,左侧是敏感词,我被夹在了敏感词中间,彻底敏感了一把。当然,当时我没这么说,一是敏感词周围全是便衣,说多了会被喝茶的,你也知道,经济危机,茶现在也贵了不少;二是我不习惯和女同学谈论政治。还有请我吃的那顿饭,谢谢。

不知道天安门周围有没有30块钱搞定一顿饭的地方。

上面那段是玩笑,估计你看不懂。

X月X日,还是忘了

中午和ZY同学腐败,下午逛了一圈,忘了是哪了,我只记得买了几盒火柴,转得我脚趾头都开始打架了;晚上继续腐败,YL、涛哥都被拉拢过来了,还好没有不识趣的人踢场子,善哉善哉。

还有就是ZY同学历尽千辛万苦,把我同学的事情当做自己的事情,帮祥子搞定这250导师,这是什么精神?白求恩精神啊,这要是不去腐败都对不起劳动人民。

恩,BlaBla这么多不是为了证明我多能煽情,而是为了证明,我记忆力很不错,我会记住,那些你们给予我的,我会加倍还给你们,而那些你从我手中夺去的,你懂得。

不就TM的毕业么,又不会怀孕。

2010.03.06[图多慎入]

三月五日下飞机,在南京停了一个小时:

六日上午深圳大学半日游:

下一个要说一下,杜鹃是深圳市市花:

下午去了清华北大和工大的研究生院,它们是挨在一起的,周围群山环绕,校内猫比人多:

按照江湖规矩,当然先是工大深圳研究生院:

这座山其实比照片中雄伟的多,但是技术有限,没办法:

然后是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

然后是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

PS:今天买张床单,铺在我那张快要塌了的床上,于是就各种没理由的Happy。

2010.02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又是一篇流水账。但是,本着认真负责的精神,我争取把流水账升级到日记这个高度。喜欢偷看别人日记的同学们你们有福了。

月初看了Grammy Awards,General Larry Platt大爷本着娱乐整个美利坚的美好愿望小露了一次脸:

Mr_Pants_On_The_Ground

Simon Baker第二次登上Grammy的领奖台……当然了,还是背台词,然后给领奖的主角当炮灰:

Simon_Baker

Taylor Swift借着Fearless踏过Lady Gaga的尸体拿下了年度专辑:

Fearless

米国人民居然还记得Bon Jovi和他们的Living on a Prayer:

Living_on_a_Prayer

Grammy时间结束,下面是美女时间,Stana Katic from <<Castle>>:

Castle_Stana_Katic.jpg

然后祝移动通信老师和无线电测控老师元宵节快乐,我刚从正心122回来,相信大家都知道为什么。

过年之前的高中聚会,还是那样,这次的借口是”只不过是以后不去的理由多了一个而已”,更何况也不是什么收获都没有。

李总大过年的还送我一套2009秋季学期移动通信系统真题(白金限量版),这个必须要谢,估计现在你那Offer收的也差不多了,按照江湖规矩,收拾收拾准备腐败去吧。

明天去二区转转,没网费的日子总是过得这么充实,没办法。

最后当然送上一首Pants On The Ground~

忘了,祝大家(包括以上各位同学但不限于)元宵节快乐!

2010.01

1.首先是关于实用主义:

对于我来说,实用主义的价值存在于对人类本身能力的怀疑和对未知世界的敬畏,这是一种态度。日常生活中的价值取舍不必倾向于实用主义,因为即使对于同一个人来说,未知的不确定性会导致无法准确计算出成本,这就说明大多数的实用主义根本算不上一个确切的标准。反过来讲,如果平时的行为与想法类似于实用主义,那只能说明这是共性的价值观,逻辑上来讲,仅仅因为两样事物具有共性就推断出它们是相同的是无能而又不负责任的。

2.其次是关于这个网站:

一部分是博客,一部分是HTML的文档(向Web 1.0致敬~),各取所需吧。

3.毕业之前应该关注的:

  • xinuTCP/IP的实现;
  • TCP/IP详解中TCP/IP的实现;
  • Dovecot Wiki翻译;
  • ExtMail的文档;
  • 导师的课题,关于802.11 Wireless Networks

4.之前写的一些东西,当时看来勉强能拿出手,先放在这:

  • GNU/Linux服务器架设笔记(源码),ShareJ下载或SkyDrive下载;
  • C语言变量在内存中的排列,ShareJ下载或SkyDrive下载。

5.保留做流氓的权利,以备不时之需,嘿嘿~